当前位置:建筑 > 观点评论

挖苦居多:结构工程师犀利评价鸟巢

来源:新浪 编辑:苏打 发布时间:2013年06月13日

免责声明:火星网文章来源于作者原创或整理自互联网,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火星时代同意其观点或描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注明出处,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感谢您的理解和包容!

“鸟巢”是不是一个好的设计?我的观点:很糟糕的一个设计,无论从建筑美学上还是从建筑结构的受力上还是建筑节能上。

仿生学是一门很有意思也很古老的学问,动物和植物经过了多少年的进化和自然选择,保留了许多它们赖以生存的特性。聪明的人类从研究这些动植物的构造或功能或动作上得到了很多启发。

那是不是仿了就是成功就是完美呢?当然不是,否则,动物们也不需要进化了。何况就模仿对象而言,也有高下之分,蛙泳和狗刨之间,还是有些境界的不同的。另外就模仿者自身对被模仿者的理解或重现方面,是只模仿了形还是完美模仿了形和神,这也直接影响了仿生的最终效果,蛇拳一定赢猴拳,都模仿青蛙游泳,也还有快慢之分呢。

同是飞行动物,就造巢的手艺而论,我觉得蜜蜂比大多数鸟类高明,拣些树枝堆起来谁不会啊,最多再添些树叶羽毛之类的弄个席梦思床垫,而能造出蜂窝六角形那样省料、高效利用空间且有相当稳固性的巢来,还是很需要些物理和数学的天分的。就单说鸟类,主要也就三大类筑巢方式:靠树枝树叶或者衔泥衔小鱼砌巢或者找个现成的山洞树洞。国家体育场“鸟巢”这个结构模仿的就是这一种建造方式了。

国家体育场的设计人员无疑从自然界中的鸟巢中得到了灵感,不过我说,鸟的巢并不是一个很好的模仿对象,鸟的窝太杂乱,鸟不会制造建筑材料,它们只会就地取材,取到啥样也就用啥样的了。退一步说,如果真喜欢鸟巢的这个形,那么我们作为聪明的人类,设计的建筑要比鸟巢更高明才好有的吹。以现在的科技水平,这并不难做到。我对国家体育场这个结构最大的意见是:结构杂乱,构件的可复用性极差。

软件开发和建筑结构设计以及很多行业都很讲究复用性:能重复利用才能减少浪费,越复杂越容易出错也越难维护。“鸟巢”的每根构件的向几乎都不相同,这不但给结构设计造成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也给加工、制造、安装设置了很多不必要的障碍。最要命的是,结构的杂乱使得受力状况错综复杂,节点设计难度增加,结构设计人员只好以多用材料来保证一定的安全度。

从美学上,也许有人觉得杂乱是美,但耗资不菲来刻意实现这种杂乱,我感觉不到美在哪里。国家体育场是纳税人的钱盖的吧。大家见过西单图书大厦旁边的中国银行办公楼吗?入口处的半圆形的全玻璃的小顶棚,每块形状都不同,据说是意大利进口的,每块的造价相当于一辆奔驰轿车的造价,这是一种什么样的行为?炫耀还是败家?

另外,这样一个结构的建筑节能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节能措施搞的不好的话,建筑物的运营成本是很高的,很多女孩喜欢在寒冷的冬天露出双腿来臭美,这是有代价的,上了年纪就得坐轮椅了。现在国内的建筑就喜欢穿得露和透,这个透的代价就是高能耗:天热得要死需要开冷风,冬天冻得打颤必须暖气伺候。

当初公开就几个建筑方案让部分市民投票了的,那我为什么对很多市民投了赞成票的方案还这么大意见那?对于诸如给熊猫起名字或选名字、给某某会议选个吉祥物之类的事情,让老百姓参与进来投票是无可厚非的。对于三峡大坝建还是不建、建筑物选什么样的结构形式这种专业性非常强的问题,让并不具备足够专业知识的外行来投票决定方案,我觉得这不是民主,简直是可笑和胡闹。天津大学土木系结构专业的资深教授、国内著名的空间结构专家刘锡良教授多次在建筑结构的专业会议上提到,现在很多中标的建筑方案过分追求新奇怪,一些方案明显受力不合理但还是被选用了,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评委中,结构工程师的名额太少,通常还占不到十分之一。

在这个建筑师对结构工程师颐指气使的年代,建筑师们在保持艺术家风度的同时,多听听那些又土又木的结构工程师的意见吧,我们不苛求建筑师能精通力学,不求建筑师能精通建筑节能,但,既然建筑是一个多学科共同努力完成的产品,多听听合作伙的见解有助于少设计一些垃圾产品,多出一些流芳百世的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