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这是一个敢“豁出去”的北京男人,2008年金融危机,所有甲方都谨慎接单的时候,他却因为觉得国外的工作节奏太慢,毅然回国创业。几年下来,凭着对建筑设计的深刻理解,他完成了多个铿锵有力的作品,还成立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微基金”来为那些优秀的设计学子提供更多的学习和开阔眼界的机会。在他看来,建筑师用青春和热血来做设计的,如果只顾着去适应污浊的东西,不能发挥本色为这个世界带来哪怕一丁点儿的改变,那都是对人生最大的浪费。

毕业于北京建筑工程学院建筑系建筑学专业。
  • 曾任职于
  • SOHO中国有限公司,北京(中国),与山本里显、隈研吾、承效相、LAB、Zaha Hadid、MVRDV等国外明星建筑师合作,完成了建外
  • SOHO、SOHO尚都、朝外SOHO等成功项目;
  • RICARDO BOFILL-TALLER DE ARQUITECTURA,巴塞罗那(西班牙),作为大师助手负责该事务所在欧洲及俄罗斯及美国的诸多重要项目;
  • MAD建筑师事务所,北京(中国),作为高级项目经理,负责管理海南三亚凤凰岛和北海北部湾一号两个大型项目;
  • 2008年10月15日,创立XD建筑师事务所暨徐东昕(北京)建筑设计咨询有限公司。代表作品武汉辛亥革命纪念碑等。

大学期间,我在张永和老师的事务所里实习,刚好赶上世界建筑大会,让我看到了很多在国内完全接触不到的先进的设计理念,眼界一下子就打开了。后来去了欧洲,给委内瑞拉的设计大师安东做助手,得以有机会和那些国际知名的学者和站在一个不同的角度,来理解建筑的精髓,这是我人生的一个重大转折。这段经历给我最大的感受就是,做设计,尤其是建筑设计,一定要先把眼界拉高,如果眼界不高,手肯定会低。

决定回国创业后,我先在师兄马岩松的事务所里做了一年的高级项目经理,08年开始创立我自己的公司。其实就大环境来说,当时正赶上金融危机,市场环境来看根本不是创业的好时机。但我那年已经31岁,虽然作为建筑师来说我还很年轻,但作为一个男人来说,过了30岁就必须得认真对待自己的事业。从这一点上来看,创业还是趁早得好。

创业这条路从来都是很艰苦的,我也不例外。和我同期创业的建筑师,大多数是在设计院工作了好多年,是带着客户和项目出来开公司的,我没这个条件。我大学毕业后一直是做甲方,我的很多朋友也是在各个地方做甲方,所以起步的时候很难。直到做辛亥革命纪念碑这个项目,整个局面才渐渐打开。

公司成立没多久,我在网上看到湖北省政府为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而发起的“辛亥革命纪念碑”国际竞标项目,这恰恰是我希望遇到的。当时共有226份作品参选,我们的设计从226进30、30进6、6进3,到最后和何镜堂院士的作品PK,并最终获得胜利,这期间遇到了太多阻力和强手,赢得光彩,也赢得艰辛。

从决定投标开始,我们就了解了辛亥革命相关的历史和政治背景,辛亥革命第一枪能在武汉打响,这和这片土地有着能接受新思想萌芽的土壤有关。这说明这个城市的创新意识很高,对新事物的接受能力很快。同时,我还考虑到了城市和建筑的艺术,在中国,建筑的平均寿命是30年,而英国是130年。中国的变化之快,就像我们经常在记录片里看到的影像:一座静态的高大地标建筑前,它周围城市的一切都在动态且飞速地流动变化着,而一两百年间,这座简单而经典的地标都会矗立在那些变幻里。要知道,一个简单的东西永远不会在变化流转间显得突兀,所以以建筑语言而言,越简单越好。

辛亥革命纪念碑的碑体采用了简洁的四棱柱形状来表现,上面有个斜切面,侧面看就像一把刀。碑身采用镂空的艺术手法,自下而上、从小到大开凿出不规则的三角形镂空孔洞,配合红色LED照明,象征着辛亥革命的火花有如星星之火。同时在纪念碑顶端安装高功率惰性气体集束灯,把一束光打至天空中数千米的高度,在几十公里外都可清晰看到,以此来象征革命之火的生命力。

在这个项目中,我并没有拘泥于传统和常规的做法,去做浮雕或雕刻文字之类的东西,而是用了最纯粹的建筑语言。因为我觉得,和历史有关的东西最好不要用传统的方式去表达,也一定不要拿政治的手法去做设计,用最纯粹的建筑语言来讲这个故事,来表达我们对这些有着伟大创新思想的前辈们的祭奠,是最独特的,也是最能打动人心的。

■尽可能去做关注人性的建筑

拿香港最常见的高层公寓来做例子,这样的高层公寓没有地下室,1到5楼是停车场,6层有一个很大的空中花园,有儿童设施,有公共会所,甚至还有供一家人烧烤聚餐的区域,空间设施非常丰富,6层以上才是十几层的公寓住宅区域。相比较而言,我们现在周围最常见的小区模式,干巴巴的建筑群,没有活动空间,他们的子女又多数都是独生子女,小孩子只能在家和电脑玩,这样和机器一起长大的一代,普遍都很自私,没有责任感。如果这一代人都是这样成长起来的,那这个国家将会变成什么样子可想而知。这就是“没人性”的社区建筑所带来的消极的国民未来。

目前来看,中国的城市规划和建设有特别多的问题,在不停地快速建造城市的同时,我们也毁掉了好多城市的文脉和“人性”。中国的城市化从宏观上来说,除了GDP在增长以外,我并没有看到它为中国带来更多积极的影响。像北京这样人口高密度的城市,在发展过程中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我们不能只顾着盖大楼,更要考虑建筑对周围环境的影响。不然只会让本来已经很糟糕的交通变得更糟糕。为什么我们能因为一场大雨就全城堵塞?归根到底还是设计观念太落后造成的。而这种过于千篇一律的规划模式和建筑形态,都是未来要国家买单的事。人性化的建筑能够给一个城市带来更加持久的生命力,哪怕它很小,它也足够以小见大。

■工作态度向大师看齐 眼界要高 拼命才行

我是一个工作很拼命的人,一方面是市场对我的要求很高,另一方面,这和我早期的工作经历有很大关系。刚毕业那会儿和很多国外大师共事,当我看到一群特别优秀的人是怎样拼命工作,认真做事,高标准严要求,并一步步通过自己的力量来改变世界的时候,这种经历对我一个刚进入社会、正是职业价值观的形成期的年轻人来说,影响真的非常深远。

当然这种拼命并不是卖傻力气,做事情还是要机灵一点,多思考,而不是只盯着眼下在做的事。和大师看齐也不是说一定要去国外读名校,或是跟着大师学设计。在我看来,设计工作在某个层面上和禅宗的思想很类似,这个世界最广阔的地方是你的内心,你怎么逼自己进到自己内心最大的宇宙中去,这才是你真正能提高的途径。设计师在很多时候和哲学家、还有科学家的工作是一样的,工作是一个发现的过程,一个参禅的过程,一个感悟的过程。眼界一定要高,要肯拼命,惟有经历过置于死地而后生的险恶,你才可能更加接近你心中的答案。

■谨慎选择客户和合作伙伴

我是个只要能把事情做好,就不太会讲究方式方法的人。我看过太多失败的案例,尤其受不了社会上那些做事磕磕绊绊,还有特别浮躁的人和事。建筑设计和其他还不一样,一个项目跟下来要好几年的时间,是个慢工出细活的工种,碰到那种头天给我20万,第二天就要求出方案的,一般都是直接骂一顿。这种活儿其根儿就没有责任感,中国的城市建设就是被这帮人给祸害了。

我觉得对一个设计团队来说,选择客户和合作伙伴真的很重要,因为在跟设计的同时,设计师的青春都跟着交付进去了,所以一定要选择值得去做的项目,还要选择对脾气的人,毕竟大家要在一块工作很久,如果对方的眼界和高度和你不一样,就很难在重大问题上有一致的价值观,合作起来肯定不痛快。

我就比较喜欢做事很痛快的那种人,一般和我合作的也多是比较有冒险精神的企业家。如果是太面的人,就算他给我金山银山我也不会与之合作。工作就是这样,你做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和第三次,你就会渐渐变成你不想变成的人,你最应该坚持一生的东西不知不觉就贱卖了,这样太没劲了。

十多年来,中国建筑设计行业可以说从技术层面上有了特别大的推进。十年前中国是没有建筑师的,都是工程师在渐渐改行,也就是从我大学毕业那会儿,中国进入WTO,经济开放了,建筑设计业得以和国际接轨,设计技术有了长足的提高,像国家大剧院这样一系列的建筑都是从那时候开始设计和建造的,中国建筑也渐渐从国内走到国外去。但还是要说,因为经济大发展的缘故,快餐式的城市建设越来越普及,人文关怀越来越少,这是不好的现象。

■观念教育亟待增强

最近看到联合国的一个调查,就是困扰全球青少年发展的问题是什么,中国的问题就在于拼家族背景和拼爹,这让很多年轻人困惑,某种程度上会丧失拼搏和奋斗的理由,缺少积极进取的心理诉求。这不是点的问题,是面的问题,是国家教育方向的问题。教育如果不行,就会一代不如一代。

要想改变现状,我们首先要为年轻人树立积极向上的榜样。我就特别喜欢能把一件事做到极致的精神。哪怕你是扫大街的,你能认认真真把事情做到让别人因为你的工作优秀而尊重你,这是最重要的。像技术、专业其实都是表象。我们的教育要让年轻人看到,像王石、史玉柱、潘石屹、马云这些真正能影响这个世界的中国的优秀企业家,他们都不是富二代或官二代,他们所共有的品质就是那种把事情做到极致的精神,这种态度才是你能够成功是关键要素。

■公平竞争是促使社会进步的最佳动力

公平竞争是一个特别社会性的东西,也是行业能够进步的前提条件。记得之前看过一本书,里面介绍了世界各个强国的发展史,像欧洲为什么近代500年间会一直在政治、科学和文化领域进步,因为它们全是小国家,天天打仗,军事上的需求刺激了社会乃至国家机器的全速运转,因为科学技术、经济、工业和教育都是支撑战争取得胜利的非常重要的东西。当然这个是极为特别的例子,但也说明了正是竞争促使这些小国在不断进步。而且不管在什么时代,竞争都是一个良性的东西,也是最能够促进社会进步的行之有效的办法。

建筑设计是一门非常有魅力的行业,它甚至能够改变国家的命运。很多经济非常发达的国家都非常注重建筑设计中技术和智慧的投入,并将之反作用于经济发展。我们国家现在已经意识到这种无形的力量能给世界带来的巨大变化,形式上也正在往好的方面走,但体制和政策还需要一点点转变,惟有公平竞争才是让我们能够加速进步和转变的最佳动力……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