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每一个“从无到有”的成功者背后,必然有一个“卧薪尝胆”的故事,杨玉龙设计师的经历就是其中之一。从放牛娃到餐饮空间设计师,他从未停下勤奋的脚步。二十多年的设计生涯中,他共完成设计作品近3000余件。不仅如此,擅于学习和总结的他,还在国内外诸多权威杂志上发表过关于餐饮空间设计的论文作品若干。在他看来,设计给予他的是无上的享受和快乐;未来,他将和自己的员工一起,肩负设计师的责任,练好“内功”,继续前行。
  • 中国吉木专业餐饮、酒店设计机构总设计师,高级工艺美术师
  • 时任中国建筑学会室内设计分会会员;中国建筑装饰协会设计委员会委员;中国国家高级室内建筑师;国际室内设计师IFI联盟成员;上海吉木装饰设计有限公司总设计师;杨玉龙室内设计事务所总设计师。
  • 2005-2007年连续三年作为中国优秀建筑装饰设计师代表参加在韩国、日本举办的IFI国际设计研讨会和AIDIA亚洲室内设计论坛。2007年2月被中国建筑学会评为“全国百名优秀室内设计师”。2009年12月被中国建筑装饰学会授予“1989-2009中国室内二十年杰出设计师”荣誉。

从接触这行算起,我已经做过二十几年的设计了,还没有遇到“灵感枯竭”的现象,这可能跟我丰富的经历有关吧。我是农村长大的,十来岁时的主要生活就是放羊、放牛,业余还要骑着洋车走一百多里地去北京大钟寺卖菜。后来初中毕业没考上高中,就去学木匠、瓦匠和油漆匠。从最底层一步步做起,因为平时工作比较卖力,加上善于观察、善于总结,积累了许多素材之后考上了大学。近些年来,我给自己留出一部分时间到国内外考察学习,多样的经历对设计有很大的帮助。

在我看来,一名优秀的设计师首先要有一定的美术基础;要有非常娴熟的把控色彩、空间、材质等设计元素的能力;同时,他要有非常强烈的创作力,了解和掌握各类不同空间的功能特点;具有敏锐的观察力;善于学习,善于总结,不断进取;能够不断学习更多的社会知识。

我比较喜欢贝聿铭先生,他作品里的稳健和霸气给我留下很深的记忆,他勇于创新、善常把控各类空间及材料的摸数、借用自然为建筑服务的能力就非常强。

而一名室内设计师要想真正提高自己的能力,就应该如贝老那样不断用心学习。首先要把能够全面了解和掌握最基本的设计材料,了解其功能、特点,掌握其使用方法;其次,设计师一定要多做手工,多做实验,验证自己的想法,实现自己的设计。

餐饮空间的设计和其他空间相比,需要格外注意迎合当地餐饮消费者的消费特点和消费心理。与此同时,项目空间在设计风格上的变化,主要是设计师要有丰富的社会、地理、民俗等等方面的知识,只有你掌握丰富的知识,才能产生多元化的、丰富的创造力。

比如九十年代初期,美国旧金山的朋友请我帮她设计一个私人项目,她当时谈话时就流露出对欧美风格的喜爱,但是又非常喜欢中式餐饮的程序,我在规划布局时就着重按照中国人的用餐方式做规划(中国人是主要消费群体),而在空间环境上采用外观和空间感觉上借鉴欧美建筑风格特点,采用以中式为功能主体,以欧美建筑空间特点为外围环境,辅助和衬托。项目完成后,这位朋友非常满意。

在我这么多年来和客户的沟通方面,很少遇到非常“挑剔”的客户。因为沟通是需要技巧的,此外,设计师本人丰富的成长经历和不断刷新的设计理念,也成为客户良性沟通的筹码。比如时下一直流行的低碳环保的设计理念,我一直在设计当中坚持采用“绿色、环保、低碳”的装饰材料,尽量减少材料和光源设计使用不当给消费者带来得影响。这不仅仅是设计理念的需求,也不仅仅是为了满足客户的诉求,更是反映了设计师对推广低碳生活的一种“责任”,如果设计师能真正肩负起这种“责任”来,那全民低碳的生活将指日可待。

统观国内,抄袭、照搬现象在广泛的设计市场来看还是比较严重的,这并不是业内人真心想看到的。大家其实都希望能够多看到属于我们自己民族的好东西,但是这样很难。因为我们国家有许多方面影响和制约着创新和民族化的设计。设计师需要生活,需要费用,可是我们的设计费并没有国家的标准和规范,而我们的业主又多数是比价、砍价(这是中国人的习惯),再加上我国设计师水平参差不齐,很难统一设计费的价格。这就使大多数的设计师为了生存而采用最简单的设计方式——即抄袭和照搬——来换取有限的生活所需。

但这并不是全部,平心而论,未来中国室内设计行业的机会还是蛮多的,我们国家还是快速发展的大国,需要在许多方面提升经济建设水平。虽然房地产泡沫的危机感仍在威胁着大多数设计企业,但随着国家的各项政策,提振民生、基础建设方面的加强对我们设计行业也是个方向指引吧。

因此,我希望大家能够从现在开始,逐渐认清楚自己的职责,有意识地提高自身的设计品质。那么在不远的将来,优秀的中国设计师们也能够像国外设计师那样,收取合理的设计费,有半年工作、半年休假的机会。规模小的企业其实也不必担心,像我自己的事务所,之所以有的员工跟我十几年了还愿意在我这儿工作,大概是因为我自己也是设计师,我把员工都当成我的兄弟姐妹,几乎每个项目都会和员工一起进行,亲历亲为。我和大家一样,把设计当成自己喜欢的事,并从中得到快乐和享受。小没什么不好,国外许多著名的设计公司或事务所也都是小企业,我们只要练好内功,掌握过硬的本领,光明就在前方……查看全文>>